巴比兔童装加盟可靠吗 正说叶赫老女:家族联姻的工具人,女真诸部争霸的牺牲品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母婴童装 > 正文

母婴童装

巴比兔童装加盟可靠吗 正说叶赫老女:家族联姻的工具人,女真诸部争霸的牺牲品

佚名2022-05-24 20:54:01母婴童装11

巴布兔童装加盟可靠吗,巴乐兔童装加盟是真的吗

友情提醒:本文正文大概有9500字,长文慎入。

提及明末清初时期最传奇的女性,莫过于连名字都没有留下的叶赫老女,出生在女真贵族家庭的老女,其人生就是一个大写的悲剧,不但是家族联姻的工具人,更是女真诸部争霸的牺牲品。

她的一生极其坎坷,由父兄做主先后许婚八次七人,但真正出嫁成功只有最后一次,而更为可悲的是,老女在婚后一年就去世,年仅34岁。

01,叶赫公主

叶赫老女(1582-1616),是叶赫西城贝勒清的孙女,布寨的闺女,布扬古的妹妹。

她的叔祖是叶赫东城贝勒杨吉砮,堂叔是纳林布禄金台吉,两个堂姑、即杨吉砮之女,就是清太祖弩尔哈齐(努尔哈赤)的孝慈高皇后和侧妃,所以,清太宗皇太极和她也是表姐弟关系,整个清朝的皇帝除了太祖都有叶赫部的血统。

她还有一个姑祖母是哈达部王台汗的妾室温姐(这也是个不简单的女性),有个堂侄女是蒙古察哈尔林丹汗苏泰大妃,有个堂侄子后来是康熙朝名相明珠,当然,康熙帝的惠妃就是叶赫老女的侄孙女。

由于叶赫老女在史书上没有留下名字,她在电视剧《太祖秘史》中被杜撰名叫东哥,在《独步天下》中被杜撰名叫布喜娅玛拉,本文就也用东哥来代指叶赫老女吧!

万历十年(1582),叶赫西城贝勒清佳砮喜获孙女东哥,就在本年的九月,清佳砮的弟弟扬佳努把自己才8岁的女儿孟古哲哲许婚给已婚有子的24岁青年弩尔哈齐。

东哥出生第二年的万历十一年(1583),是一个很重要的年份,这一年的二月,弩尔哈齐的父祖在古勒寨被明军误杀,年底十二月,东哥的祖父清佳砮兄弟,也被明将李成梁诱杀,东哥的父亲布寨成了西城贝勒,而堂叔纳林布禄则成了东城贝勒。

当东哥3岁的时候,万历十三年(1585),27岁的弩尔哈齐身边站着的人,已经是风华绝代的二婚福晋富察衮代。东哥5岁的时候,万历十五年(1587)六月二十四,29岁的弩尔哈齐就在佛阿拉城自称女真国淑勒贝勒,正式建制立国,开始以佛阿拉城为基地,开展他统一女真的大业。

万历十六年(1588),雄心勃发的弩尔哈齐先在四月迎娶哈达部贝勒歹商的姐姐,又在九月迎娶叶赫东城贝勒纳林布禄的妹妹孟古哲哲,即东哥的堂姑姑,这一年,弩尔哈齐30岁,孟古哲哲13岁,东哥才6岁。

随着姑姑的出嫁,也预示着幼小的东哥没几年天真烂漫的日子了,很快,就在乌拉贝勒满泰的闺女、后来声名显赫的阿巴亥出生的后一年,东哥的婚事就被老父亲订下来。

02,第一次许婚哈达部歹商贝勒

万历十九年(1591),9岁的东哥被父亲布寨贝勒许婚给哈达贝勒歹商。哈达部歹商是何许人也?

当时生活在东北地区的女真人分为三大部:建州女真、海西女真(即扈伦四部)、东海女真(即野人女真)。

建州女真虽然有三卫,但到了十六世纪末,实际上已经形成建州五部——苏克素浒河部、浑河部、完颜部、董鄂部、哲陈部,和长白山三部——鸭绿江部、朱舍里部、讷殷部。

海西女真则通过长久的整合形成扈伦四部——哈达部、叶赫部、乌拉部、辉发部。而东海女真和建州、海西相比,还是“野人部落”,压根不是争霸擂台上的选手。

东哥第一次许婚的对象歹商贝勒,就是出自曾统领扈伦四部几十年的老大、也是叶赫部的世仇——哈达部。

哈达部最伟大的首领——万汗王台,就是歹商的祖父,而歹商的曾叔祖王忠(旺济外兰),曾经击杀叶赫贝勒褚孔格(东哥的高祖父),两家的世仇就是那时候结下来的。

由于万汗太威猛了,致使叶赫两代人四十年找不到报仇的机会,褚孔格的孙女、太杵之女,即东哥的姑祖母温姐,也被万汗纳为小妾,生了一个儿子叫孟格布禄(猛古孛罗)。

万历十年(1582),万汗去世,他的长子虎儿罕(扈尔干,即歹商之父)袭位,万汗在外面生的奸生子康古鲁,居然回来和虎儿罕抢夺家业,当然失败了,这货就逃亡到叶赫部。

此时的叶赫贝勒是清佳砮(东哥的祖父)、扬佳努两兄弟,对哈达内乱是喜闻乐见,为了表示支持,清佳砮还把闺女嫁给康古鲁。

虎儿罕并不知道叶赫人没有忘记世仇,在继位第二年(1583)八月,派兵去建州弩尔哈齐所属的瑚济寨抢劫,失败后不久就死了,他的儿子歹商(岱善)袭位。

野心勃勃的温姐则支持19岁的儿子孟格布禄袭位,叔侄俩各自称贝勒,这时候,听说嫡兄死了的康古鲁也从叶赫返回哈达,又和父亲的小妾、兼妻子姑妈温姐滚在一起,最后甚至堂而皇之迎娶温姐。

自此,哈达的势力一分为三,由歹商、孟格布禄、康古鲁析分。康古鲁因为对嫡兄虎儿罕的怨恨,自然对侄子歹商不感冒,再说他娶了父妾温姐,对孟格布禄这个小兄弟当然要照顾有加,兄弟俩联合攻打歹商。

康古鲁、孟格布禄欺负歹商,叶赫部的清佳砮、扬佳努兄弟也来打歹商,扬佳努的儿子纳林布禄甚至把歹商的妻子都掳走了,歹商怎么办?抱着明朝的大腿喊爸爸呗!

明廷岂能坐视叶赫一家独大、再去南连建州北结蒙古?到时候岂不是要祸及开原?开原危,则全辽都要有危险的。因此,明廷迅速出手,打击叶赫扶持歹商,在万历十一年(1583)十二月,李成梁诱杀清佳砮、扬佳努兄弟,叶赫势力遭受沉重的打击。

为了预防歹商坐大,明廷虽然捕获了康古鲁和温姐,但并没有杀他们,还释放康古鲁,让歹商以叔父的待遇对待康古鲁,以祖母的待遇对待温姐,哈达内部在明廷的压制下讲和,二三年后,康古鲁和温姐先后死去,哈达部就剩下孟格布禄、歹商叔侄俩貌合神离。

万历十六年(1588)三月,歹商又充当带路党,领着李成梁炮轰叶赫东西二城,斩获颇多,让叶赫的两位新贝勒布寨、纳林布禄对他恨得牙痒痒。(这一年歹商护送姐姐到建州嫁给弩尔哈齐。)

就在这样新仇旧恨交织的背景下,万历十九年(1591),歹商居然向叶赫贝勒布寨请婚,要迎娶他家的小萝莉东哥,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他什么好了。

很多网文都说是歹商仰慕东哥美貌之名才求娶的,也不想想,还没十岁的东哥,再漂亮能有多漂亮?一个青涩小丫头能绝顶到哪里去?

无非是歹商觉得自己背靠明廷,而叶赫又被明军这个大老虎修理惨啦,对他这个狐狸也会害怕,同时,建州势力最大的弩尔哈齐又是他姐夫,连续被打击的叶赫在他面前是翻不起风浪的,这才点名要迎娶布寨之女,借机来显摆他的威风而已。

摊手!只能说歹商实在太利令智昏、忘乎所以了。俗话说: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何况也是雄霸一方的叶赫?

面对盛气凌人的歹商贝勒,布寨和纳林布禄兄弟俩假意许婚,经过周密的计划,通知歹商亲往叶赫迎娶东哥,然后派人埋伏中途,将歹商射杀,就这样,歹商成为第一个为娶东哥丢掉性命的国主。(注1)

经此,叶赫成了海西女真的新带头大哥,而昔日强大的哈达部也只剩下孟格布禄,从大哥沦为小弟,在叶赫和建州之间谋求生存。

03,第二次许婚乌拉部小贝勒布占泰

射杀哈达贝勒歹商之后,叶赫人又抖起来,东城贝勒纳林布禄居然遣使去通知妹夫弩尔哈齐、把建州的两个地方割让给他,弩尔哈齐严词拒绝,纳林布禄很不开心,就召集叶赫、哈达、辉发三部聚会,共同遣使去建州谴责不听话的弩尔哈齐。

弩尔哈齐简直要被大舅子气笑了,当着使者图尔德的面,举刀断案、正面刚了回去。纳林布禄对妹夫的不识趣很恼火,决定对建州实施武力打击,他也不考虑才生了儿子的亲妹子孟古哲哲的感受了,真渣兄!

为了拉拢势力也不小的乌拉部,纳林布禄和布寨兄弟就把11岁的东哥许婚给乌拉部的小贝勒布占泰,既然是亲戚,打架的时候自然要帮忙,布占泰忘记弩尔哈齐其实也是布寨兄弟的亲妹夫了。

万历二十一年(1593)九月,以叶赫贝勒布寨纳林布禄兄弟为首,联合哈达贝勒孟格布禄、乌拉小贝勒布占泰、辉发贝勒拜音达里,长白山的朱舍里部贝勒舒愣格、讷殷部贝勒搜稳塞克什,蒙古科尔沁部贝勒明安、锡伯部、卦尔察部,一共九部纠集大军三万,分成三路,进攻建州佛阿拉城。

不骄不躁的弩尔哈齐以逸待劳,就在古勒山击败九部联军,布寨当场被杀,他堂弟纳林布禄贝勒看到哥哥死了,顿时昏过去,也不知道是吓得还是伤心的,总之叶赫军大乱,救起纳林布禄就撤了,联军见状也瞬间溃散,被建州军追杀的是尸横遍野、血流成河,乌拉小贝勒、叶赫的新女婿布占泰则成了俘虏。

战争结束后,叶赫部向建州索要布寨的遗体,弩尔哈齐就把大舅子一分两半送还叶赫一半,因此,叶赫与建州也从亲家变成仇人。

乌拉部的满泰贝勒想把弟弟布占泰赎回去,则遭到弩尔哈齐的拒绝,弩尔哈齐好吃好喝的养着布占泰就是不放,开玩笑!放你回去迎娶东哥、让你们两家重新结盟对我不利?布占泰被扣在建州养膘,和东哥的婚事自然不了了之就此作罢。

04,第三次许婚建州淑勒贝勒弩尔哈齐

叶赫西城贝勒布寨身死古勒山,他的儿子布扬古、即东哥的哥哥袭位。由于古勒山之败,让叶赫的势力受到打击,一时半会儿也没能力向建州复仇。

就在万历二十四年(1596)七月,乌拉贝勒满泰遇刺身亡,弩尔哈齐迅速派人护送俘虏布占泰回国继位,把布占泰感激得不要不要的,年底的时候,还亲自护送妹妹到建州,嫁给弩尔哈齐的弟弟舒尔哈齐为妻,以示与建州结盟。

和自己势力不相上下的乌拉都和建州搞在一起,元气大伤的叶赫部,为了争取时间积蓄力量,也不得不向现实低头。

因此,在万历二十五年(1597)正月,纳林布禄、布扬古叔侄就派使者去建州重新结亲,愿意修复旧好,把15岁的东哥嫁给39岁的弩尔哈齐,把纳林布禄的侄女、金台吉之女嫁给代善,堂姐妹许了父子俩。(注2)

弩尔哈齐欣然答应,反正一口也吞不下你,不就是虚与委蛇嘛!于是,扈伦四部与建州杀牛宰马的缔结盟约。

然而,这次新郎没出问题,新娘却不愿意嫁,东哥坚决不同意嫁给杀父仇人,据说,她还对外许诺:谁能帮她报了杀父之仇她就嫁给谁!

有很多网文写东哥拒婚的原因之一,是不想和姑妈孟古哲哲同侍一夫,其实是毫无根据的,古代联姻从来不看辈分,前面也举了很多例子,姑侄姐妹同侍一夫、姐妹许嫁父子比比皆是,东哥用这个理由拒婚是站不住脚的。

拒婚的原因其实很简单,一是杀父之仇,二是叶赫不愿意与建州真的结盟,毕竟此前孟古哲哲嫁到建州就没有起到任何联姻的作用,何必再搭进去一个东哥?孟古哲哲抱着皇太极泪目。

叶赫人也想的简单,以为像往日那样悔婚就悔婚了,但弩尔哈齐可不是布占泰,婚约也不是你想毁就毁的,这个婚约在以后的日子里,被弩尔哈齐利用到极致,当成建州开疆拓土、反叛明朝必不可少的旗帜和借口。

既然叶赫悔婚,弩尔哈齐更要和乌拉部搞好关系了,为了拉拢布占泰,弩尔哈齐相继在万历二十六年(1598)十二月、三十一年(1603)正月、三十六年(1608)九月,把舒尔哈齐的次女额恩哲、长女额实泰、自己的第四女穆库什,先后嫁给布占泰,够不够下血本?

投桃报李,布占泰在万历二十九年(1601)十一月,直接把11岁的小侄女阿巴亥嫁给43岁的弩尔哈齐。唉,这闺女们都是父兄的工具人啊!

那几年里,建州和乌拉一共有五次联姻、七次盟誓,好像好得跟蜜里调油似的,但其实,他们早就因为各自在图们江地区扩张势力而大打出手了。

05,第四次许婚哈达部贝勒孟格布禄

叶赫与建州的联姻没有成功,就把目光投向内喀尔喀蒙古,转头把许婚给代善的金台吉之女,嫁给内喀尔喀翁吉拉特部的首领宰赛(即介赛,这个人也是东哥的觊觎者,后面还会出现)。

喀尔喀五部驻牧于西拉木伦河和老哈河上游,东边与叶赫部接壤,西边邻居是察哈尔部,南边是明朝广宁,北边是科尔沁部,地势重要,势力也很雄厚,和喀尔喀五部之一联姻的叶赫很快恢复元气。

重整旗鼓的叶赫瞄上了从强盛变成衰弱的世仇哈达部,万历二十七年(1599),纳林布禄拥兵攻打哈达企图吞并他,此时的哈达贝勒孟格布禄根本不是叶赫的对手,就送三个儿子去建州佛阿拉城做人质,向弩尔哈齐乞援。弩尔哈齐遂派费英东、噶盖率军二千前往哈达助拳。

纳林布禄当然不愿意看到孟格布禄倒向建州,就再次祭出联姻的法宝,来离间哈达和建州,17岁的东哥第四次被拎出来许婚。

纳林布禄通过明朝的开原通事致书给孟格布禄,声称只要孟格布禄把建州的二千人拿下,去把三个儿子赎回来,然后再背约杀尽建州的二千兵,那时候叶赫就会把东哥许给他为妻,二国重新修好。(注3)

孟格布禄信以为真,就让两个妻子去开原与叶赫人商量许婚修好事宜,但很不幸,这个事被泄漏出去,而泄漏机密的很大概率是叶赫人,弩尔哈齐对脚踩两只船的孟格布禄很不满,也认为出兵海西的时机已到,就在当年九月出兵哈达。

经过六昼夜的血战,哈达城沦陷,孟格布禄被建州将扬古利生擒,弩尔哈齐把他带回建州圈养,随后找个机会将他射杀,明廷知道后责问弩尔哈齐,弩尔哈齐表示恭顺,把女儿莽古济许配给孟格布禄的儿子吴尔古代,并于万历二十九年(1601)送回哈达。

等叶赫再次出兵哈达时,弩尔哈齐趁机兼并哈达,彻底让哈达退出历史舞台。就在这一年十一月,43岁的弩尔哈齐再次喜做新郎,迎娶乌拉贝勒布占泰12岁的侄女阿巴亥。

孟格布禄则是继侄子歹商之后,成为第二个为娶东哥丢掉性命的国主,哈达也成为扈伦四部第一个被建州吞并的国家(部族),谁是下一个倒霉者呢?

06,第五次许婚辉发部贝勒拜音达里

身为明廷忠犬的哈达部被建州消灭后,失去南关的明廷开始积极扶持北关叶赫牵制建州,叶赫西联蒙古、北结乌拉、东协朝鲜,而明辽东军又在南,形成对建州的圆形包围圈。

弩尔哈齐当然不甘心受缚,他积极和蒙古搭上关系,坚决不和乌拉撕破脸,还在明廷面前表现他的恭顺,派弟弟进京上贡。

万历三十五年(1607),建州和乌拉在各自扩充势力中积累的矛盾彻底爆发,二月在乌碣岩展开大战,褚英、代善兄弟奋勇作战,代善擒斩乌拉主将博克多(布占泰叔叔),乌拉军一败涂地。

此战中,建州主帅舒尔哈齐因为顾忌布占泰是自己的俩闺女女婿,又是儿媳妇的爹,因而顾念情分畏缩不前,从此失爱于长兄弩尔哈齐,军权逐渐被子侄们取代。乌拉主帅博克多的闺女也在此战后成了战利品,被赏赐给皇太极为妾,即豪格之母。

势力大盛的建州让西北方向的辉发部新国主拜音达里很苦恼,辉发部也是扈伦四部之一,东南是建州,西边是哈达,北边是叶赫,哈达灭亡后,辉发的东、西、南都和建州接壤,在建州咄咄的目光下简直是坐如针毡。

辉发国主旺吉努就在今年死去,他的长子拉丹达尔汉死的早,孙子拜音达里比较凶残,连杀七个叔父自立贝勒,他的堂兄弟们都跑到叶赫避难,拜音达里怕叶赫帮助叛人,就送大臣之子为人质到建州乞援,弩尔哈齐派军千人前往辉发帮他稳定政局。

坐稳了贝勒之位的拜音达里却并不想依附叶赫,这货想在建州和叶赫之间保持中立,左右逢源闷声发财呢!但是,他的左右摇摆却加速了辉发的灭亡。

叶赫为了拉拢辉发,就遣使告诉拜音达里:你如果撤回在建州的质子,我就把在我国避难的辉发叛人交给你。同时,还把被父兄耽误、已经蹉跎到25岁没嫁人的东哥许婚给拜音达里。

拜音达里信以为真,就撤回在建州的人质,还把儿子送到叶赫为人质,结果叶赫背盟并不履行诺言归还辉发叛人。拜音达里很生气,转头又去勾搭弩尔哈齐说:我是被纳林布禄诓骗了,并不是要背叛聪睿恭敬汗您呐!请您把许嫁给常书的女儿改嫁给我吧!

弩尔哈齐也是为了孤立叶赫,就解除了闺女的旧婚约改许给拜音达里。没想到的是,拜音达里又害怕自己去建州迎亲像歹商贝勒那样成为箭下鬼,再次背约不去迎亲。弩尔哈齐派使者去谴责他,拜音达里又推诿说等他在叶赫为质子的儿子回来后,他就去建州迎亲结盟。

送走建州使者,拜音达里开始大兴土木,筑城三重,加强城防,准备恃险固守,当他修好城防时,儿子也从叶赫归来,弩尔哈齐再派使者前来问他何时迎亲,这货直截了当的悔婚了。弩尔哈齐冷笑:合着把我当工具人了!

当年九月,建州就以辉发两次兵助叶赫和背约不娶为借口,由弩尔哈齐亲自领兵攻打辉发山城,在提前潜伏城内的探子配合下,弩尔哈齐很快攻克辉发山城,斩杀拜音达里父子,灭亡辉发国。

从辉发灭亡战看,拜音达里真的是个缺心眼,没有左右逢源的本事还想首鼠两端,只知道加固城防,却不知道排查奸细,也活该他灭亡。

拜音达里成了第三个为娶东哥丢掉性命的国主,而辉发则成了扈伦四部中第二个被建州吞并的国家,此后,弩尔哈齐的重心开始转向乌拉部。

07,第六次许婚乌拉部贝勒布占泰

乌拉部地处海西女真的东北方向,与哈达部是同一个祖宗纳齐卜禄,乌拉部开始强盛是从布颜贝勒开始,抚众筑城,日渐强盛,布颜死后,儿子布干袭位,布干死,儿子满泰袭位,满泰的弟弟就是布占泰。

布占泰虽然受到弩尔哈齐的恩惠,但他也有自己的雄心抱负,就是希望能带领乌拉与建州、叶赫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,但随着与建州展开的乌碣岩之战和宜罕山城之战,元气大伤的乌拉再难实现三足鼎立的梦,随着哈达、辉发的相继灭亡,弩尔哈齐开始对乌拉展开武力征伐。

建州的威猛,引起叶赫和乌拉的恐慌,两家不得不报团取暖,同时还不忘和蒙古搞好关系,布占泰向漠南蒙古科尔沁贝勒明安求婚,送上丰厚的聘礼,求娶明安之女,但是,弩尔哈齐听说后,也派使者去向明安求婚,万历四十年(1612)正月,明安贝勒回绝了正当壮年的布占泰,亲送女儿嫁给54岁的弩尔哈齐。

弩尔哈齐的举动几乎要把布占泰气死,两次夺妻之恨啊!搁谁身上能忍得了?当年九月,愤恨的布占泰就出兵攻打建州所属的虎尔哈路,并向叶赫东哥求婚,同时也没少虐待来自建州的三位妻子。(注4)

此时的东哥已经30岁,搁在古代,这个年龄还没嫁人,就是妥妥的老闺女、祖母级别的超龄剩女了。但命运不能自主的东哥依旧是叶赫国政治联姻的工具人,再次被许婚给前前前前未婚夫布占泰。

弩尔哈齐怎么能坐视乌拉和叶赫结盟,万历四十一年(1613)正月,利用乌拉贵族叛乱的机会,以布占泰屡次背叛盟约、幽禁爱新觉罗家的女儿、强娶弩尔哈齐所聘的东哥、送人质给叶赫四条借口,弩尔哈齐亲自率领大军出征乌拉。

结果是众所周知,乌拉城之战,努尔哈赤破敌三万,斩杀万人,攻占乌拉城,布占泰仅以身免逃亡叶赫国,曾经兴盛一时的乌拉国就此灭国,成为扈伦四部倒下的第三国。

纠集残部客居叶赫的布占泰彻底失去往日的雄心,此时的叶赫布扬古贝勒不知是兔死狐悲,还是觉得自家妹纸真不能再剩了,决定履行婚约把东哥嫁给布占泰,但这次却是布占泰拒绝了,“逊谢不敢娶,为别婚。”在叶赫灭亡的前一年,布占泰死,好歹是寿终正寝。

31岁的东哥仍旧没有嫁出去,而且这次还是男方不要她,心中的痛楚大概是无人能知。

08,第七次许婚喀尔喀五部之翁吉拉特部贝勒斋赛

虽然布占泰避难叶赫,弩尔哈齐仍旧担心他死灰复燃,毕竟乌拉存在了二百余年,根深茂盛的,当然,也可能有不愿意布占泰抱得美人归的原因,因此,努尔哈赤曾三次遣使前往叶赫索要布占泰,但叶赫都置之不理,弩尔哈齐就统兵征讨叶赫。

此时叶赫东城贝勒纳林布禄已经死了,由弟弟金台吉袭位,和侄子西城贝勒布扬古向明朝告状,明廷派兵前往叶赫助拳,并谴责建州,弩尔哈齐知道自己还没能力反抗大明,就修书为自己申辩,还派第十一子巴布海入明为质子,被明廷拒绝。

就在东哥许嫁布占泰这年二月,被孙子营销成兴国太后的庄妃布木布泰出生在科尔沁;这年三月,努尔哈赤囚禁了他的嫡长子褚英

叶赫和建州对峙的时候,蒙古就显得更重要,成了各方面都想拉拢的对象,特别是实力雄厚的内喀尔喀五部,金台吉被许婚给代善的女儿,在此前就被改嫁到内喀尔喀五部之一翁吉拉特部的贝勒斋桑。

斋赛,又译介赛、吉赛,是另一个首领暖兔的亲侄子,他虽然迎娶了金台吉的女儿,但仍然觊觎有美貌传闻的大姨子东哥,因此对妻子并不好,金台吉之女即便为介赛生育子女,还被介赛家暴眼睛都被踢瞎,政治联姻中典型的悲剧案例。

万历四十二年(1614),金台吉杀死嫂子纳林布禄的妻子,介赛就声称妻子曾是伯父纳林布禄的养女,那死者就是妻子的养母、自己的岳母,他要发兵为岳母复仇,除非把东哥嫁给他,他才改变主意。(注5)

威逼妻子的亲父,要为妻子的养母复仇,要是把大姨子嫁给他就放弃复仇了,嗯,介赛这逻辑很另类。已经32岁的东哥很羞愤,真是大龄剩女不如狗,什么臭鱼烂虾都出来了,她宁愿死也不愿嫁给家暴男介赛。

这时,明朝开原官员就宣谕布扬古,别急着把你妹嫁出去,既然喀尔喀贝勒和建州贝勒都是你妹的觊(追)觎(求)者,干脆留着你妹,以系两酋之心。可怜的东哥,已经直接上升到明朝边将博弈盘上的棋子。介赛求娶东哥的事,也就此不了了之。(注6)

9,第八次许婚喀尔喀五部之巴岳忒部台吉莽古尔代

强横的介赛并不罢休,出兵叶赫,弩尔哈齐趁机示好,双方联兵攻打叶赫,眼看着叶赫危急,明廷派火器手前往救援,击败建州和翁吉拉特联军。

叶赫虽有明军相助,但也不愿意蒙古人都站在建州方面,眼看弩尔哈齐让子侄们迎娶蒙古贵女,双方打得火热,叶赫在明廷官员的策划下,再次祭出自己的法宝——已经33岁的东哥。

万历四十三年(1615)五月,东哥被许婚内喀尔喀五部之一巴岳忒部的台吉莽古尔代,七月出嫁。这闺女终于嫁出去了。

莽古尔代是巴岳忒部巴哈达尔汉卜尔亥贝勒之子,虽然和介赛分属不同的部族,但在血统上还是同曾祖的堂兄弟关系,巴岳忒部和叶赫联姻,也是分化建州在蒙古的经营,毕竟巴岳忒部和翁吉拉特部相比,势力也不弱。

为何说东哥此次许婚是明廷官员策划的呢?因为当时明廷积极调动辽东兵力,不但出兵屯驻叶赫,还让此前救援叶赫的火器营原地待命协助叶赫固守本寨。

按明边将的设想,叶赫把东哥嫁给巴岳忒部,必然让奴酋愤懑不平,被激怒后他肯定会出兵叶赫,叶赫有明军火器队帮忙守城,西边的巴岳忒部也出兵驻扎一片石待援。如果建州攻击叶赫,就由叶赫军出战迎敌,明军帮他固守北关,蒙军则负责救援,形成三面夹攻建州的局面,一举歼灭奴酋。如果真实现歼灭奴酋的计划,叶赫城的明军恐怕也不那么好送走了。

这个计划很不错,东哥嫁给莽古尔岱的消息传到建州后,诸贝勒大臣都很气愤,群情激愤,都请求兴兵讨伐叶赫,但弩尔哈齐识破了叶赫嫁女、意在激怒他的计划,肯定不会让自己陷入三面夹攻的境地。(注7)

因此,弩尔哈齐拒绝出兵征讨叶赫,反而当着诸大臣的面诅咒东哥,说她是为亡国而生的女人,不管她嫁给谁,她的寿命都不会长。

许婚八次终于把自己嫁出去的东哥,倒真的在婚后一年就过世了,结束她悲剧的一生,年仅34岁,不知道是她自己心情抑郁以致早亡,还是因为弩尔哈齐的诅咒。

就在东哥死去这一年,58岁的弩尔哈齐在赫图阿拉城建国后金,自称覆育列国英明汗。次年(1617)二月,一直没停止拉拢巴岳忒部的弩尔哈齐,把侄女嫁给东哥的大伯哥恩格德尔,让建州和喀尔喀五部的关系进一步加强,终于破坏了明、蒙、叶赫的关系。

万历四十七年(1619,后金天命四年)八月,东哥香消玉殒的三年后,母国叶赫被灭。

10,猴格说

在乱世之中,一个女人拥有倾国倾城的美丽,就是她最大的原罪,因为那些失败的男人会把亡国灭族的锅,扣到她们头上,为自己的无能找借口,骂她们是红颜祸水、不祥之人。

东哥的命运也不例外,虽然出生在贵族之家,也不能自主命运,只能成为父兄手中的筹码,充当联姻的工具人,更是成为弩尔哈齐统一女真的牺牲品,甚至在他背叛明朝时,东哥也是七大恨中的一恨(注8),被迫活成悲剧的东哥地下有知,恐怕也会气笑的。

从东哥的悲惨命运中,可以看出历史上那些政治联姻里的贵族女性们,又有几个人能和穿越小说里意淫的女主那样嫁给年龄相当、情投意合的联姻对象?更多的则是妙龄海棠配梨花,还是有妻有子的老树梨花。

这样的贵女生涯,个人幸福很难谈得上吧!她们是在看不见硝*的战场上战斗,付出的不只是血泪,还有生命,所以,女孩子们还是活在当下来得好。

就是这样。

图表猴格自制,图片来自《太祖秘史》侵删。

参考资料:《努尔哈赤与东哥格格-兼述建州女真统一海西女真的历程》、《浅析“叶赫老女”的政治婚姻》、《努尔哈赤起兵前建州与喀尔喀五部之关系》、三朝辽事实录、清太祖实录、满文老档、清史稿、明神宗实录等等。

透过表象寻找历史真相,以史为论,诉说个人见解,谢绝脱离人文环境的过度解读和阴谋论。有喜欢辽夏金元以及宗庙迁祧、后宫八卦的朋友可以关注猴格。

作者有话说:很可惜,东哥没有遇到她的舒尔哈齐。

另有部分资料贴后面:

注1:先是,卜寨亦以女许歹商,那林孛罗妻则歹商姊也,歹商酗酒好杀,众稍贰。歹商往卜寨受室,因过视姊,中途那林、卜二酋阴令部夷摆思哈射商,殪。······在十九年正月时。(《三朝辽事实录》总略)

注2:丁酉年(1597),夜黑、兀喇、哈达、辉发,同遣使曰:“因吾等不道,以至于败兵损名,今以后,吾等更守前好,互相结亲。”于是夜黑布羊古妹欲与太祖为妃,金台石女欲与太祖次子带善贝勒为妻。太祖乃备鞍马盔甲等物以为聘礼,更杀牛设宴,幸白马,削骨,设酒一杯,肉一碗,血土各一碗,插血会盟。(清太祖实录卷一)

注3:(己亥年1599)是时,哈达国孟革卜卤与夜黑国纳林卜禄因隙构兵,力不能敌,孟革卜卤以三子与太祖为质乞援。太祖命非英冻、刚盖二人,领兵二千往助,纳林卜禄闻之,遂令大明开原通事赍书与孟革卜卤曰:“汝执满洲来援之将,挟赎质子,尽杀其兵,如此,汝昔日所欲之女,吾即与之为妻,二国仍旧和好。”孟革卜卤依言,约夜黑人于开原,令二妻往议。太祖闻之,九月发兵征哈达。(清太祖实录卷二)

注4:(壬子年,1612)时布占太复背盟,掠太祖所属兀吉部内虎儿哈卫二次,及欲娶太祖所定夜黑国布戒贝勒之女,又以骲箭射太祖侄女娥恩姐,太祖闻之大怒,遂于九月二十二日领大兵往征之。···自此,太祖以布占太或有和好之意,延及一年,又闻布占太欲将女查哈量、男绰启诺及十七臣之子,送夜黑为质,娶太祖所聘之女,又欲囚太祖二女。癸丑年正月,亲率大兵征之。(清太祖实录卷二)

注5:金台石有女,育于其兄纳林布禄,嫁介赛。金台石既为贝勒,杀纳林布禄妻,介赛假辞为外姑复仇,觊得布扬古女弟以解。布扬古女弟誓死不原行。介赛治兵攻叶赫。既而喀尔喀贝勒巴哈达尔汉为其子莽古尔代请婚,布扬古将许之。明边吏谕布扬古,姑留此女,毋使太祖及介赛望绝,冀相羁縻;而以兵分屯开原、抚顺及镇北堡为犄角,卫叶赫。四十三年夏五月,布扬古遂以其女弟许莽古尔代,秋七月婚焉。太祖闻,诸贝勒皆怒,请讨叶赫,不许。请侵明,又不许,且曰:“此女生不祥,哈达、辉发、乌喇三部以此女构怨,相继覆亡。今明助叶赫,不与我而与蒙古,殆天欲亡叶赫,以激其怒也。我知此女流祸将尽,死不远矣。”布扬古女弟嫁莽古尔代未一年而死,死时年盖三十四,明所谓“北关老女”者也。(清史稿列传十)

注6:(万历四十一年···)建州不在婿与女,特假此罪北关。···万历四十二年甲寅,清太祖益勾西人,合兵庄南,图北关,煖兔乘机挟老女,北关愿与煖兔子结婿,辽抚谕姑留老女系两酋心。···(山中闻见录卷一)

注7:第一函 太祖皇帝丁未年至乙卯年 第四册 乙卯年1615 聪睿恭敬汗五十七岁

六月,据闻聪睿恭敬汗所聘叶赫贝勒布杨吉之妹,欲改适蒙古贝勒巴噶达尔汉之长子莽古尔岱台吉。诸贝勒、大臣曰:“今叶赫若将已送牲畜行聘之女改适蒙古,尚有何恨更甚於此?应於该女子嫁与蒙古之前,兴师前往。若已许嫁,则乘其未娶之前,围攻其城夺取之。此非具他小贝勒所聘之女也!既闻汗所聘之女改适蒙古,我等安能坐视他人娶去耶?请兴兵讨之。”群情激愤而力谏之。

汗遂曰:“若有其他大事,自当问罪致讨,仅因将女许给他人之故而与师,则未可也。此女之生,非同一般者,乃为亡国而生矣!以此女故、哈达国灭,辉发国亡,乌拉国亦因此女而覆亡。此女用谗挑唆诸申国,致启战端。今唆叶赫勾通明国,不将此女与我而与蒙古,其意使我为灭叶赫而启大衅,借端构怨,故与蒙古也!我即得此女,亦不能长在我处,无论聘与何人,该女寿命不会久长。毁国已终,构衅已尽,今其死与将至也。我纵奋力夺取此女,亦不能留於我处。傥我取后迅即殒命,反流祸於我矣!”

诸贝勒、大臣仍再三坚请出兵。汗曰:“傥我以怒而欲兴师,尔众贝勒、大臣犹当谏止矣!我直已为中人劝阻尔等,尔等为何如此以事主为敌,坚请不已,令我生怒?我所聘之妻,为他人所取,我岂不恨?然绝不可因怨恨即听从尔等之言而兴不时之兵。娶女之主我尚无怨,尔等为何深以为憾?我以旁亲者之身劝尔等作罢。”遂令将为出征已调集之马匹尽行撤回。

诸贝勒、大臣又曰:“该女子许配与汗,已二十年矣!因明万歴帝出兵驻守叶赫,叶赫锦泰希、布扬古方才倚仗明帝之势,将受聘二十年之久、年已三十三岁之女嫁与蒙古。故我宜往征明国也!”

夫汗仍不允,曰:“明兵出边,援守叶赫,但愿上天鉴之,任其久长。叶赫与我皆乃另一语言之诸申国也。明自称彼国为天下各国之主,主者乃各国共主,因何独对我称主耶?不辨是非,不加思量,仗势横行,犹如抗天,以兵助守天谴之叶赫。听其守之,尔等勿急。今若征明,义在我方,天祐我也!天既祐我,或有所得。即有所得,则其所得人畜何以养之?我等尚无粮库,养其阵获之人畜,则我等原有之人均将饿死矣!乘此间暇,宜先收我国人,固我疆土,整修边关,垦种农田,建仓库以积粮。”故此於是年未曾兴兵。(满文老档)

注8:第六册 天命三年正月至闰四月 戊午年,大英明汗六十岁

四月十三日,寅日巳时,发八旗兵十万征明。临行书告天曰:“我父、祖未损明边一草寸土。明於边外,无故起衅,杀我父、祖,此其一也。······遣兵出边戌援助叶赫,将我已聘之女,转嫁蒙古,其恨四也。(满文老档)

以上内容来自网络,目的只是为了学习参考和传递资讯。

其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【qq123456】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